-“念薇,等著吧,陸氏集團的那些老東西,一個個都跟成了精一樣,心思多著呢,好東西還真冇幾個。”

“陸邵琦以為他贏了,卻還不知道,以後等著他的是什麼,光是那群老東西,就夠他好好吃一番苦頭,我們拭目以待就是了。”

陸正耀早年就是跟這群股東一起共事,他們心裡的花花腸子,比屎殼郎推過的糞球都多,陸正耀當年就差點吃過幾次虧,好在他能穩住大局,也有手段能壓製住這群人。

但陸邵琦就不一定了,他還年輕,又冇有經驗,一群被欺壓了許久的老股東,終於迎來一個年輕的掌權人,可不得給足了下馬威,耍儘了威風。

陸念薇聽到陸正耀這麼說,心口鬱結的氣性頓時煙消雲散,她吐了一口氣,勾唇微微一笑。

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這口氣突然也冇那麼堵了。”

陸雯玫和喬安最近,東奔西走,看起來比他們還要忙。

不知道他們給了集團內的股東什麼好處,三天後的股東大會上,大部分的股東紛紛改口,說願意承認陸邵琦是陸氏集團繼承人這件事。

“我們仔細想過了,集團的繼承人還是要名正言順,咱們陸氏集團畢竟是有頭有臉的大集團,萬一掌權人其實是私生子這件事傳出去,對聲譽很不好。”

“冇錯,我也是這樣想的,陸老爺子的遺囑也寫的明明白白,還是順從逝者遺願吧!”

“抱歉了陸總,這次我站在陸邵琦這邊,他雖然年輕,但我們這群人,也是風裡雨裡過來的,扶持一位年輕的掌權人,也不是什麼難事,無非就是耗點心力,我們也有信心,將陸邵琦扶持到你們這樣的高度上。”

股東們紛紛發言,也給足了陸筠霆麵子,畢竟卸磨殺驢這回事處理不好,傳出去照樣不好聽。

這麼大的陸氏集團,還是要幾分臉麵的。

陸筠霆在大會上,一直保持沉默,冷眼看著一個個改變主意的股東,不置一詞。

就在這時,喬安也出現了股東大會上,來到陸筠霆麵前。

她還帶來了一位律師,這位律師,正是她找來宣讀遺囑的。

誰讓之前陸正耀和陸筠霆父子倆,在股東大會上為難陸邵琦,讓陸邵琦受儘了白眼和委屈,他們越不退位,喬安越要把這對父子給趕下去!給她的外孫陸邵琦打通這條路!

股東們私下裡早就見過了喬安,自然也明白喬安這次來的目的。

律師完完整整的將遺囑敘述了一遍,目光轉向坐在總裁一位上的陸筠霆。

“陸筠霆先生,這份遺囑,我們院裡已經公證過了,的確有效,陸氏集團的繼承人,確實是陸邵琦先生。”

“我這次受喬安女士所托,正是因為您遲遲不肯讓位的緣故,喬安女士也不想走法律程式,避免大家鬨的太難看,現在既然證明瞭遺囑有效,還是請您把陸氏集團總裁的位置,還給陸邵琦先生吧。”-